-分享-

-收藏-

中科院最新论文预测:武汉感染人数或已达到 5 万,帝国理工MRC中心发布第四篇新冠肺炎报告

2020-02-13

2020 年 2 月 9 日,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团队,联合中国科学院大学人工智能学院、深圳龙华人工智能与数据科学研究院、香港城市大学数据科学学院、国防科技大学系统工程学院、香港城市大学传染病及公共卫生学系等学术机构在预印本平台(未经同行审议)MedRxiv 发表了题为 Incorporating Human Movement Data to Improve Epidemiological Estimates for 2019-nCoV 的研究论文。研究团队开发了一个可替代的地质分层去偏估计框架模型,通过湖北以外的大陆地区公开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人数,来推测武汉及湖北地区实际感染规模。

报告地址: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07.20021071v1.full.pdf

据此,研究认为:

1.模型推测,基本生殖数R0=3.24(无防护情况下,一个人患者平均感染3.24人)

2.模型推测,武汉在1.23日封城之前,潜在感染率约为0.12%,或已有18556人感染,其中,有10,887人留在武汉,其余7,669人前往中国大陆其他地区(武汉市长称已有500万人封城前离开武汉)。其中,4644-7549人去了湖北省武汉以外的其他县市区,1198-1947人去了湖北以外的其他省市。(均为95%可信区间)


武汉“封城”前各省市及湖北各市县感染者输入人数

3.根据预测,截止2月3日,武汉市感染人数或已达到 5 万;除武汉以外的湖北地区,感染人数接近 3 万人;除湖北以外,其他省份的人数与已报道确诊人数基本一致。

模型预测的武汉,湖北省(武汉市除外)和中国大陆(湖北省除外)确诊病例的累计数量

作者认为:因为疫情的大爆发,早期数据报告的不全面和滞后性(武汉处于疫情中心的,囿于检测手段和资源,又是突然大爆发,作者强调这个问题和挑战并非2019-nCoV独有),尤其是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的严重漏报瞒报的情况下,评估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流行病学的关键特征都面临着数据与实际的差距这样一个重大基本挑战。

所以,目前的很多研究模型的预测的差异很大。

基于此,研究团队通过将人口流动性与病例报告数据相结合,设立三个分层区域:武汉,湖北省(不含武汉),中国大陆(不含湖北),开发了一个替代的地质分层去偏估计框架模型。以便更准确的推测湖北及中国的疫情。

研究团队认为,本研究结果对于新冠疫情的防控及政策的制定有重要的启示意义,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可能由于武汉的漏瞒报偏差,早期低估了 NCP 病毒的 R0。本研究根据湖北以外比较可靠的数据估计R0为3.24,为各方最高。世卫组织对 NCP  病毒预估的 R0 是1.4-2.5;SARS 是 2-5,流感是 2-3,埃博拉是 1.5-2.5

2,武汉和湖北的实际疫情规模应该大于目前公布确诊的数字;

3,对于湖北以外的其他省市而言,只要能有效地发现和隔离当地发生的二次和三次传播病例,进一步爆发的风险会很有限。温州最近实行的隔离封锁措施就是为了应对大量二次传播的扩散。

@人民日报开放了该条微博的评论

帝国理工学院MRC中心第4篇新冠报告:湖北地区的致死率18%左右,或因实际感染病例统计不全

2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赛警告,中国以外的新冠肺炎疫情传播可能是“冰山一角”。

“正如我昨天向媒体所说,中国以外的疫情看上去发展缓慢,但可能加速。遏制病毒仍然是我们的目标但各国必须利用遏制策略提供的机会准备好应对病毒可能来袭…… 其他国家检测到的一小部分确诊病例可能意味着更广泛的传播,短期内我们看见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tip of the iceberg)。”

连续发布了三篇报告后,昨天下午,世卫组织传染病建模合作中心(WHO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Infectious Disease Modelling)、英国帝国理工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MRC 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发表了第四篇新冠肺炎2019-nCoV的报告,题为:Report 4: Severity of 2019-novel coronavirus (nCoV),这份最新的报告主要针对三种罹患2019-nCoV的患者类型的病死率(case fatality ratio,CFR)进行了估计。

  • 潜在感染人数超1723人?世卫组织传染病建模合作中心MRC发布武汉新型病毒感染报告


报告地址:

https://www.imperial.ac.uk/media/imperial-college/medicine/sph/ide/gida-fellowships/Imperial-College-2019-nCoV-severity-10-02-2020.pdf

这篇报告将致死人群分为三大类分别进行研究:、

  • 第一种是湖北地区的感染者,报道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在湖北地区的致死率为18%左右;
  • 第二种是中国大陆之外曾旅居武汉的外国人士,由于统计方法的不同所导致的差异,报告分析该病毒对这群人的致死率在1.2%-5.6%的区间之内;
  • 第三是对所有患者的致死率,作者利用了武汉市1月底对日本和德国航班旅客进行检测得出的潜在感染流行率估计值,对湖北省早期症状的相关数据或中国大陆以外报告病例的病死率估计值进行了调整,得到了所有感染(包括了无症状感染者)的病死率估计值约1%(95%可信区间0.5%~4%)。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分析了为什么中国大陆,特别是湖北地区致死率较高的原因。

报告指出中国大陆大多数已发现和报告的病例均患有中度或重度疾病(换句话说那些没有表现出明显症状者不被统计为感染者),报告解释,这主要是由于武汉当地实际感染者数量是已发现病例的19-26倍,至1月31日,武汉每日新增感染病例可超过2万,而实际上报病例远小于此数。是否算上这些漏报病例,将会极大的影响病死率的计算。因报告推测武汉实际感染人数与官方通报人数相差实在太大,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下载报告PDF原文阅读。

目前漏报患者的示意图,上到下分别是死亡病例、重症病例、有症状病例和无症状(轻症)病例。左侧箭头指示目前中国大陆发现的病例主要集中在死亡病例、重症病例和有症状病例中,甚至有症状病例也并未完全被收治和统计,只有情况较严重的一部分进行了统计。因此能够用于计算病死率的总感染者人数远小于实际情况,导致病死率偏高。

同时必须指出,估计数的差异不能直接反映出各国流行病严重程度的根本差异。根据监测系统的不同、对病例严重程度的敏感性不同,以及对严重病例提供的临床护理不同等因素,各国CFR值也会有所不同。

考虑到中国大陆对死亡和病例监测的敏感性尚不清楚,所有估计都依赖于从症状开始到死亡或恢复的典型时间间隔的有限数据,而这些数据都会影响病死率的最终估计。因此,目前仍需谨慎看待所有对病死率的估计。

报告全文已经在帝国理工的官网放出,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该研究尚未经过同侪审查,须对此研究的所有数据、方法与论述等持保留态度,并关注后续论文同侪审查的进度。

钟南山:估计2月中下旬到峰值,拐点要看返程高峰防控情况

2月11日下午,钟南山院士就全国疫情发展趋势、何时迎来拐点、救治难点等问题进行回应。

1. 根据模型预测,2月中下旬疫情可能到达高峰。目前,疫情拐点无法预测,由返程高峰的防控情况决定。

2. 危重症患者治疗有一定难度。与SARS不同,新冠肺炎有独特的病理特征,抗病毒和抗炎(抗病毒引起的炎症风暴)为两个主要核心问题。

3. 作为21世纪以来第三次冠状病毒引起的传染病,新冠肺炎的病死率较SARS和MERS低。

4. 目前武汉暂未杜绝“人传人”,需要加大防控力度实现“早发现、早隔离”,同时针对重症病人实施救治。

5. 随着医疗人员物资和措施的推进,武汉的情况应该会有改善,但目前仍处于困难时期。



▎来源:科研大匠综合自MedRxiv,医学界,大数据文摘等,本文仅作分享之用,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

点击查看相关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