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验哲学和现象学中的观念论——思考现象学里的“甘泪卿之问”

摘要

对先验观念论问题的态度,反映出21世纪的现象学在自我理解上的不同。从法国现象学背景来讲,他们宣称,借助一种意义-事件的现象学,'观念论已经被克服'(Tengelyi),而从心灵哲学的背景来讲,胡塞尔的哲学被视为'随附观念论'(Meixner)的最彻底形式。很明显,胡塞尔反表象主义的意向性理论不可混同于其它花样繁多的观念论,但这意味着我们最好避免谈论这个术语(Zahavi)而只去谈论'先验'?本论文旨在通过严格对比康德的'先验'观念论和胡塞尔的先验'观念论'来弄清楚这一问题。决定性的区别在于,对于康德,表象的根基在于某种绝对独立于经验的东西,这使他成为一个偏离其经验实在论的'基础实在论者'(Allais)。相比而言,胡塞尔认为,先验还原的意识'不再有外部',他坚称'物自身'是个'荒谬的'思想。我的观点是,相信现象学也有可能如康德的先验概念那样划出一个针对形而上学的界限,这是一个误读。尽管如此,我要问,这样的划界是必要的么?或许它暗示了宣称主体性是从与世界和其他主体的交互之中发展出来的发生现象学?因为我并不同意,现象学的观念论格局是与'主体权威'绑定的,以及将构成性力量重新定位于关联的另一方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我们必须认真对待现象学中的先验支柱,它以一种'强关联主义'(Meillassoux)的形式仍然是反驳将意识、世界和交互主体性自然主义化的最佳路线。

著录项

相似文献

  • 中文文献
  • 外文文献
  • 专利
获取原文

联系方式:18141920177 (微信同号)

客服邮箱:kefu@zhangqiaokeyan.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9741号 ICP备案号:京ICP备15016152号-6 六维联合信息科技 (北京) 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客服微信

  • 服务号